榆阳区农村信访现状的调研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5年12月17日
分享到:

近年来,随着新农村建设的不断深入和城镇化建设脚步的加快,农村的社会结构、生产方式、组织形式和利益关系正在发生深刻变化,涉及群众切身利益调整越来越复杂,基层群众对自身利益的维护和诉求尤为强烈。农村干部的腐败行为不仅影响着党和政府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,而且直接侵害农民的切身利益,由此引发的农村基层信访问题居高不下,此类矛盾已成为影响农村社会稳定,制约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。

一、全区农村信访现状及其表现形式

(一)农村信访现状

1、信访举报量逐年攀升。

经区纪委信访室统计,2008年农村信访总量为25件,占全年信访总量比为36%;2009年农村信访总量为19件,占全年信访总量比为51%;2010年农村信访总量为13件,占全年信访总量比为40%; 2011年农村信访总量为14件,占全年信访总比为40%;2012年农村信访总量为28件,占总量比为53%;2013年为47件,占总比为53%;2014年为76件,占总比51%;2015年上半年为42件(占总比48%),从农村信访举报情况来看,信访举报量逐年攀升。

2、农村信访群众的择机上访、越级上访意识日趋增强。

部分群众选择重大活动、重大节日、重要会议、领导人巡视等时机上访,有意制造不良影响,达到施压的目的;多数群众存在“唯大”“唯上”的错误思想,存在“基层没用、上级有用、上上级更有用”的错误观念,认为有问题所找的机关越大越好,所反映的问题就越容易解决,从而使上访群众有了问题不是逐级反映,而是采取越级上访的办法。

3、农村群众信访行为激烈,组织化倾向明显。

一些群众受“法不责众”、“民意难违”等心理因素的影响,抱着“大闹大解决、小闹小解决、不闹不解决”的错误思想,认为人多有理,加上少数人在背后串联组织,致使集体访不断增多,出现缠访和闹访现象,更有甚者假借记者名义,以闹访的不同程度公开标价,使要解决处理的问题更趋复杂化,有时甚至脱离经济社会发展的实。在某乡镇群众集体上访过程中,言语激烈、多次出现过激行为,有“导演”、有“演员”、更有“军师”,从多少人来访、以何种方式闹访、每个人的分工角色如何都进行了安排,在与工作人员沟通时以男性为主,达不到诉求时改为女性为主,拦门挡车、席地而睡并污蔑工作人员对他们拳打脚踢,大庭广众脱衣解衫,影响极为恶劣。

4、反映的问题以利益诉求为主,信访问题复杂多样。

随着农村城市化进程的加快,土地开发利用、矿产资源采伐、国家政策补偿款的发放等因素导致利益主体的多元化,引发农村信访问题复杂多样,在利益分配中夹杂着积怨,在选举中隐含着家族争斗,在派系中充斥着对他人的打击报复,等等。

5、农村矛盾错综复杂,一些信访问题解决难度大。

群众反映的热点难点问题,往往是各种利益矛盾相互冲突,各种现实问题和历史遗留问题交织在一起,年代久远无法考证、某些政策盲区在当时存在普遍现象,致使信访问题极为复杂,解决的难度较大。

除以上几个方面之外,不可否认存在部分群众追求不正当利益,借邻里冲突、干群矛盾或其他经济社会问题缠访、闹访的现象。

(二)榆阳区农村信访问题的集中表现形式

1、反映村干部以权谋私,侵占、挪用集体资金,贪占各类国家补偿款、低保款、救济款等问题成为引起群众上访的一个重要原因,占农村信访总量的48.48%

集中体现在两方面:一是救灾、救济和困难补助等款项发放问题。救灾或困难补助款未专款专用,低保对象随意确定,发放补助款优亲厚友,未经集体研究并公布,损害了群众切身利益。二是支农、惠农和扶贫等专项资金使用管理问题。村干部虚报、冒领财政补贴资金,虚列支出项目,套取支农、惠农和扶贫专项资金,资金发放不及时,项目资金使用上张冠李戴,擅自降低下拨标准、截留、移用资金等。其中反映村组侵占、余留征地款使用和去向不明的问题较为集中。征地款中一部分由村组统一管理,个别村组留存集体征地款,主要用于新农村建设中的道路硬化、修渠、集体建房等村上公共建设和公益性事业,但一些村组对征地款的支出情况公布不详细、不到位,个别村组干部变相侵吞征地款,群众对此意见颇大,认为乡镇领导参与其中,引起集体访、越级访。

2、反映村级财务混乱,村务、财务长期不公开、假公开等问题成为农村信访反映的普遍性问题,占农村信访总量的22.54%

农村的“三资”,即资金、资产、资源。这“三资”问题是农村不稳定的主要因素,部分农村干部利用“三资”管理职便和村财村务监督管理等漏洞,谋取私利,引发群众不满。突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一是集体资金方面。反映集体资金管理不规范,公款私存、坐支现金;有的大额支出不经集体研究,独断专行;有的挥霍浪费,乱支滥补;有的报销凭证不够规范,支出凭证手续不完整,白条顶账现象严重。二是集体资产方面。主要表现在村集体资产收益以其他费用直接冲抵承包款和租金;有的收取后,私自保管,长期不报账;有的资产收益使用无计划,“寅吃卯粮”;有的集体资产对外出售、租赁和发包时不按制度办事,民主程序、民主公开不到位,不公开招投标,让个别人以明显低于市场价格获得承包权和所有权,集体利益受到损害。三是集体资源方面。主要表现在资源台账不健全,随意出租、出售、变相占有等。

一些多年来形成的家族势力,宗派势力横行乡村,霸占“三资”,一部分体制外的资金,数额巨大,不纳入村财乡管的体制里。财务管理不规范,不合理收支在账外循环,“交权不交账、交账不公开”成为农村信访反映的共性问题。

3、反映拉票贿选以及选举程序不规范、不合法等问题占农村信访总量的11.28%

自实行村民自治以来,农民可以投上神圣的一票,选出自己满意的村官。但是在选举过程中,群众认为选举程序不合法,违规操作,个别投机取巧者有拉拢、许愿、贿赂、买票等行为,甚至于有投票后当面兑现承诺的现象,还有受了处分仍然成为候选人的情况,这些都违背了他们的真实意愿,损害了他们的切身利益。2014年的换届选举中此类问题较为普遍,要求先清算、公布账务再进行选举的呼声颇高,也有个别人因为在选举中没有达到个人目的而恶意寻事,举报中群众通常采取写信与人访相结合的方式,写信反映问题时交织反映基层干部工作作风及经济问题,来访时三五成群或动辄几十人,有信访时段集中、信量大、联名信多、易发生集体访和重信重访的特点。

三、榆阳区存在问题的原因分析

(一)从信访量增加的原因分析

1、受农村经济发展的影响。

随着农村各项改革的不断深入和经济发展,矛盾纠纷日益彰显,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:一是土地林地权属纠纷问题。随着土地资源的增值,涉及土地界限确定、征地(占地)补偿等矛盾相当尖锐;二是资源开发、城乡建设引发的矛盾纠纷。涉及环境污染、地表水下降、矿区移民搬迁以及违章修建、拆迁改造、排水采光、道路出行等多个领域;三是村财村务等问题。主要表现在农村福利分配、惠农资金发放、村务财务公开、土地承包、土地征用、宅基地划分等方面的问题;四是干部作风问题。主要涉及违法违纪、以权谋私、不作为以及态度恶劣问题。

2、常年外出务工人员不明详情。

一些外出务工人员常年在外,对本村组的经济运行发展和国家政策补偿方面知之甚少,不明详情,听到一些群众议论和风声即刻上访,很多时候说不清所以然,只是强调“听说、好像”,却无法拿出有力的支持,增加了信访量。

3、退耕还林款未发放到群众手中。

在退耕还林还草补偿过程中,以集体耕地林地名义上报返还款项落入部分村干部手中,截留挪用、挥霍私分,引发群众激烈上访。

(二)从产生信访的原因分析

1、村干部法治观念淡薄,权利过于集中。

少数村干部法律意识淡薄,受特权思想和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,利用手中权力,搞权钱交易,对土地承包、村级工程建设等敏感的问题,往往没有召开村民或村民代表大会研究,办事决策独断专行,办事不公开公正,使村民的合法利益受到侵害。村组干部的腐败问题降低了群众对村级干部的信任产生信访。

2、制度执行不规范,透明度不高。

尤其是农村基层落实民主选举、民主决策、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的弹性空间较大,制度执行不严格,权力运行透明度不高。如,一些乡镇村干部担心群众知道多了不利于工作,不严格按要求进行村务公开或是不及时公开,重大财务支出不做专项公布,实质性内容不公开明细;有的部分公开,公开内容不完整、不具体;有些甚至假公开或是干脆不公开。对群众关心、关注的如征地补偿、拆迁补偿、宅基地审批、财务收支情况等问题,避重就轻,剥夺了群众的知情权,群众对村干部意见大,就借助于写信或上访让上级有关部门来调查核实。

3、管理机制不完善,监督不到位。

与群众利益直接相关的村级财务、重大事项决策、村级公益事业建设、工程项目招投标等问题,虽然有相应的管理制度来规范,但是监督不到位,导致农村干部违法违纪问题发生。如,目前“村财乡管”模式虽已全面推行,但其重服务、轻监管,平时只检查村级财务开支票据是否规范等表相,对村级资金使用情况真实性缺乏有效的检查监督,未起到真正的制约作用。村组财务制度不健全,收入不入账,白条支出,随意性大,有的村长期不公布财务收支情况,村务监督委员会、民主理财小组形同虚设,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,监督都流于形式,导致群众上访。

4、执纪惩处不到位,干部疏于管理。

部分基层领导考察农村党员干部,更看重能否搞好工作,能否保持稳定,对村干部存在的廉洁问题,往往考虑到“村干部后继乏人”、“平时工作有成绩、有力度”等因素,姑息迁就,掩着盖着,不愿查处,名为保护干部,实际是对下级的放任和疏于监督。另一方面,基层纪检监察机关对村干部违法违纪问题调查受办案力量、初核手段等的制约,调查的多,成案的少,违纪成本低,诱发部分村干部私欲膨胀、违法违纪。群众由此引发不满,这也是产生群访、越级访的重要诱因。

四、做好当前农村信访问题的对策

1、加强教育培训,提高农村干部素质。

农村信访举报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,从根本上说是农村党员干部自身素质不高、管理水平低、自控能力差、工作方法简单粗暴、法制观念淡薄,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,从而引发群众信访。面对此种情况应从两方面入手,双管齐下:一方面要加强教育管理,落实学习培训机制,提高农村干部的政策理论水平和法制观念,使基层党员干部的素质有一个明显的提高,作风有一个明显的转变。另一方面,要落实村干部报酬、补贴、社保、福利等待遇,建立健全交流轮岗制度,增强农村基层党员干部干事创业的动力与活力。

2、强化源头防范,完善村务监管机制。

坚持做好日常矛盾排查化解工作,重视群众初信初访,及时解决群众反映的问题;对可能发生的越级或集体上访问题,提前发现,提前介入,防患于未然;加大对信访重点问题和重点区域的专项治理,对疑难信访问题,实行领导包案、挂牌督办,在源头上、政策层面上加大解决信访问题的力度。严格落实民主选举、民主决策、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等各项管理制度,鼓励引导村民代表和广大村民对村务、村财等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重大问题进行监督,充分发挥村民监督委员会、村级民主理财小组和村民代表评议的作用,定期召开这三个组织成员会议,明确他们的权力和义务;深化村务公开,对公开的内容、形式、时间间隔、检查考评方法、责任追究等作出详细规定;建立村级财务审计制度,特别要把大宗投资项目、土地征用补偿收入、专项资金管理使用等列入审计重点,让群众参与到账务核查和审计中来,从而增加财务审计的公开度和透明度,并把审计结果在村务公开栏上进行公开,建立村级财务年度审计制度,强化村级财务的监督,给群众一个明白,还干部一个清白;建立和完善村民会议和村民代表会议制度,完善村民自治章程和村规民约,加强民主监督,保障村民当家作主的权利。

3、严查腐败案件,增强教育的说服力。

我们要把坚持“有案必查、违纪必究、惩防并举”的工作方针贯穿于反腐倡廉工作始终,在进一步畅通信访举报渠道,健全案源线索集体排查机制的基础上,发挥办案协作区的职能作用,加大对农村党员干部违法违纪案件的查处力度,坚持做到发现一起,严肃查处一起,通过查办案件,达到威慑腐败分子、教育广大党员干部、切实维护广大群众切身利益的目的。坚持标本兼治,做好查办案件的“下半篇文章”,加强案件警示教育,促进建章立制,开展专项治理,发挥查办案件的综合效应,力求办案政治、社会和法纪效果的最大化,努力从源头上筑牢农村党员干部的拒腐防线,使农民群众真正感受到党和政府的决心,从而从根本上维护农村社会稳定,促进农村和谐发展。

 

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
没有相关内容
本栏推荐
  • 还没有任何项目!
  • 中纪委监察部网站
  • 秦风网
  • 榆林市纪委监察局
  • 新华网
  • 陕西人民政府网
  • 榆林新闻网
  • 榆林市人民政府